出版规范|出版图书要慎用“炎黄子孙”“满清”

时间:2018-11-23 10:36:02
“炎黄子孙”这个词早前就存在了,但在公共话语中流行却始于20世纪80年代。

1983年,邓小平忧心台湾问题,在关于祖国统一问题的讲话中,他深情地说:“我们都是炎黄子孙,祖国要统一,不统一就没有出路。”自此,这个词便流行开来,同时成为时尚的还有“龙的传人”。

但在当时,“炎黄子孙”一词引起了少数民族的争论。

1984年,在全国政协六届二次会议上,一个名叫米暂沉的回族委员就提出,不同意用“炎黄子孙”指代中华民族。他认为炎黄子孙只是汉族的祖先,少数民族各有自己神话和历史传说中的祖先,所以这个提法不利于民族团结。

1985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就此事下发文件,说:“今后对此词使用的意见是,在党和国家机关文件及领导人的正式讲话中,还是用‘中华民族’代称中国各族人民更好一些。鉴于‘炎黄子孙’一词今天在港台同胞和海外侨胞中有积极作用,今后这个方面的个人署名文章、一般性谈话以及对台宣传中,仍可沿用。”

1990年,对于这个用法在少数族中引起的不满,当时的总书记江泽民特意说:鉴于部分少数民族对“炎黄子孙”等提法提出不同意见,可以研究在国内用“中华民族”“中华儿女”这样的词,以加强对各族人民的感召力。

到了1993年,当时的政协主席李瑞环提出就用“中华儿女”或者“海内外中华儿女”。

进入90年代,一些少数族群代表继续对“炎黄子孙”问题提出不同意见。1995年,在第八届人大第三次会议上,贵州省台江县的代表张明达等提出《请中央通知有关部门,不要再用“我们都是炎黄子孙”一词取代宪法规定的“中国各民族”的提法,以利民族团结的建议》。这个建议把这个问题提到了宪法的高度,因为宪法规定了“中国各民族”的提法。中宣部以正式文件的形式答复了这个议案。《贵州政协报》全文刊登了中宣部的复函,《贵州民族报》也作了相关报道。据报道,贵州各少数民族看到后受到很大鼓舞。

由于中宣部文件对这个用法的广泛流行缺少约束力,1996年第八届人大第四次会议上,张明达等代表又一次郑重提出议案“请中央行文通知全国各地的新闻出版单位和各广播电视部门,不要再使用‘我们都是炎黄子孙’一说,以利民族团结的建议”。

1997年《炎黄二帝》电视剧的播出,引起了来自少数民族的苗族社会知识分子们的异议,因为电视剧中涉及丑化蚩尤的部分。时任贵州苗学会秘书长的杨培德为此代表贵州苗学会,撰写了《电视剧“炎黄二帝”播出引起苗族强烈不满——对电视剧“炎黄二帝”的研讨意见综述》的报告书,对电视剧连续剧《炎黄二帝》进行了猛烈的抨击。他指出,蚩尤作为苗族的祖先,也是中华文明的缔造者之一,而在《炎黄二帝》中,对于蚩尤的丑化描写以及部分汉族学者对于蚩尤的评价,明显地是把蚩尤剔除在“中华文明”的缔造者行列以外,事实上否定了有关中华民族“多元一体”起源的观点,“其结果必然导致人为地去割裂一体的中华文明,有意识地在中华文明里播撒下互相排斥的种子,伤害参与创造中华文明各民族的民族感情,损害中华民族的团结。”

这一事件最终引起高层的注意,1997年5月21日,广播电视部总编室给相关苗族人大代表复函,提出今后不要使用“炎黄子孙”的提法,不再重播《炎黄二帝》,同时加强民族团结的正面宣传。

到了2002年,广电总局发出《要求切实把握好民族宗教宣传的正确导向的通知》,其中第二条说:“宣传中华文明史要多提‘中华民族’的概念,慎用‘炎黄子孙’的概念,注意表明是各民族共同创造了中华文明。”

这个过程很是波折,但不得不说这个结果已经渐渐被人们遗忘。毕竟人数较多的汉族和部分少数民族都认为自己是炎黄子孙,”炎黄子孙“一词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但是作为编辑,我们要从国家大局出发,为祖国统一、民族团结服务,把好文字关。

 

和“炎黄子孙”类似的还有“满清”一词

1956年2月18日,国务院就已经发布《关于今后在行文中和书报杂志里一律不用“满清”的称谓的通知》:

“满清”这个名词是在清朝末年中国人民反对当时封建统治者这一段历史上遗留下来的称谓。在目前我国各民族已经团结成为一个自由平等的民族大家庭的情况下,如果继续使用,可能使满族人民在情绪上引起不愉快的感觉。为了增进各民族间的团结今后各级国家机关、学校、企业、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在各种文件、著作和报纸、刊物中,除了引用历史文献不便改动外,一律不要用“满清”这个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