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限的古装,有限的书号!

时间:2019-05-18 09:29:07

最近,不管影视圈还是出版界,都特别得“丧”。

影视圈的朋友见面就问“听说古装剧被禁了,是不是真的”,而出版界的伙伴则四处打探“哪个社还有书号配额,想办法匀我几个”……

一边是古装题材受限,影片剧集拍完可能没法上线,一边是书号“限号”,作者手拿书稿,万事俱备,却只欠书号。

图书和影视,都不同程度地遭遇到了政策风险带来的各种危机,如同一对同病相怜的难兄难弟。

 

“限古令”升级

 

从《北京日报》点名大批宫斗网剧,到网络上“最严限古令”的传出,再到《独孤皇后》《东宫》相继下架,可以肯定的是,古装,尤其是涉及宫廷权谋的古装已经是一片不可触碰的雷区。

 \


虽然广电总局绝对不会出台这样明确的文件,但“限古令”却确实一直存在,此次的消息也并非空穴来风。

当时不少业内人士表示,受影响的不仅仅是宫斗剧,而是所有以宫廷为背景的古装剧!

此次“限古令”再次升级,已经不仅仅涉及剧集,而是包含了网剧、网络大电影等所有内容形式。

一句话总结中国古装题材近四十年的发展:眼看它高楼起,眼看它成了“钉子户”。

有网友梳理了近十年,关于“古装题材”的相关政策:

\

根据网络公开资料显示

影视业限韩令、限古装、限历史剧虚构、限名著改编等风暴的爆发,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了文学类市场的最大变现之路……

 

书号限号

 

虽然影视圈哀鸿遍野,但相比图书书号和游戏版号的“限号”,已经算是非常温和了。

之前只要图书稿件不敏感,就可以拿到书号,但从2018下半年开始,国家就对各大出版社的书号配额进行大幅下调,有的社下调比例达到了50%,这就造成了现在一号难求的局面。而之前已经跟出版社签订的合作协议,也被无条件解除,退回了所有预付费用,书号管理费还在不断上涨。出版界寒冬将至的言论不绝于耳,书号缩紧、选题困难、纸价上涨……单本书的成本越来越高,似乎出版越来越难。

据有关上级部门领导表示,现在整体来看80%的图书都是可出可不出的,对于导向有问题的出版社,减30%的书号,2019年将继续“调控总量,优化结构,提高质量”。

在这样的情况下,2019年书号变得更加稀缺,各大出版社对于书号审批也变得更加谨慎,甚至2019年的书号已经被一些大图书公司提前预定,这就导致了大多数民营出版公司书号告急,作者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手拿优质书稿却拿不到书号。

据CIP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1季度年全国各出版单位共申报各类图书选题52884种(包括初版、再版、影印版和部分重印图书选题,一个ISBN号计为一种选题),比2018年同期(55293种)减少2409种,同比下降4.36%。与往年相比,2018年1季度比2017年同期选题总量减少806种,同比下降1.44%),减幅呈增大趋势(见图1)。

 \

近三年1季度CIP选题数量变化

 

2019年1季度文学类选题降幅明显,降幅为10.22%,比去年同期减少1000余种,选题数量为近三年最低。

 \

近三年1季度文学类选题数量变化

 

然而与2019年1季度文学类选题降幅相比,长篇小说降幅更大,降幅为20.96%,比去年同期减少490余种。

 \

图5 近三年1季度长篇小说选题数量变化

 

限播、限号,能否“限”出一片新天地?

 

文化是现实的镜子,古装剧就是中国历史的一面镜子。诚然,中国影视需要古装,古装题材也不会消失,这一点毋庸置疑。那么,究竟是谁在“扼杀”古装题材?

泛滥的古装题材:古装剧成了古偶剧,古装片成了唯特效片。“越来越差”,其实才是古装剧的原罪。

其实,古装也好,玄幻也罢。题材终究只是一部影视作品的壳,重要的是里面的内容和故事。但大多数人借助壳去搅乱市场,而且越演越烈,最后,遭殃的就是所有用这个壳的人。而那些用心做内容的人,错就错在,没有保护好这个壳,甚至,有人主动加入破坏壳的阵营,结果,一不小心就落个晚节不保的下场。

近两年,影视行业越演越烈的“一刀切”政策,更像是一场积累很久的矛盾和共谋。目的是为了以后,古装题材更加具备持续、健康的生命力。尤其在改革开放40周年(2018年)、新中国成立70周年(2019年),如此重要的关卡。

所以,一切都需要建立在尊重历史和文化氛围的基础上来创作。但显然,大部分影视作品更多是在过分迎合市场。以至于,呈现并催生了正史不正,野史不野的古装现象。

 \

图书审批跟游戏、影视一样,其实都可以理解。但现在下调书号配额,限制书号数量,导致书号供不应求,无数出版公司“等米下锅”,而整个行业僧多粥少,注定会有一批出版公司无米下锅被活活饿死,整个行业都在忍受着“书号限号”带来的煎熬。

管理机构管控书号数量的理由是:使“出版工作回归出版价值本质”;库存图书越来越多;单品图书印量越来越少,只有1994年的30%;平庸之作、重复跟风之作、粗制滥造之作层出不穷。

书号总量宏观调控制度,一直是我国出版管理的基本制度之一。现在,在“从出版大国向出版强国迈进”的新形势下,适当控制书号总量,优化出书结构,提高图书整体质量,压缩低质平庸图书品种,是推动出版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手段,也是依法行政的重要举措。

但也有人疑问,通过管控书号数量,真的能达到整个目的吗?有钱的人可以疯狂的砸钱,如果书号贵,那就重金购买呗,但普通人出书确实难如登天了。

 

话题:限播、限号,是否能“限”出一片新天地?
 

如果你对出书有什么疑问可以咨询天一出书网客服,赵编辑 QQ:2957434254  电话/微信:13015510123 ;王编辑 电话:0371-69529270  电话/微信: 18703694103 ;
 
更多出书行业最新消息,请关注“天一出书”微信公众号,也可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关注!\